首页 »

【钩沉】官员回忆:年夜饭桌上,我向朱镕基提议国庆放长假

2019/9/11 18:07:48

【钩沉】官员回忆:年夜饭桌上,我向朱镕基提议国庆放长假

 

文/张国宝

 

自1999年国庆首次开始实施七天长假制度,至今已是第18个年头。当大家都在享受国庆七天的假期时,可能有人要问,国庆七天的长假是如何产生的?2013年,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张国宝撰文,回忆了该决策始末。节选如下:

 

和朱镕基总理吃年夜饭时,我提议增加节假日

 

1998年夏天,我国长江流域发生了特大洪灾。1999年初,春节期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到湖北灾区看望慰问灾民。同行的有朱镕基夫人劳安、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马凯、总理秘书李伟和当时在国家计委工作的我。除夕夜湖北省委省政府为总理安排年夜饭,总理会见了抗洪救灾烈士家属、劳动模范和灾民代表。

 

活动结束后,朱总理及家人召集我们随行人员又吃了一顿家庭式的年夜饭,湖北省党政领导均不参加。席间交谈氛围比较宽松,话题谈到了能否涨工资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也应有相应的提高。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又遇到了特大洪涝灾害,对是否涨工资,当时有不同意见,所以财政上虽做了一些准备,也恐难实行了。

 

我看席间交谈有家庭式气氛,所以大胆地将我思考的问题向总理提了出来,是关于增加节假日的问题。

 

我对总理说,现在这个形势恐怕涨工资已不现实,是否可以增加节假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休息机会,也是提高福利的一种方式。我补充说明,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已不需要像建国初期那样靠动员大家加班加点工作来提高生产,相反有不少行业出现开工不足、人浮于事,与其这样莫如增加大家的假期,有更多时间休息、学习,还可起到调整经济结构作用,增加消费、旅游、服务业等三产比重。从现实情况看,也不会因为增加了假日影响劳动生产率,影响产品产量。对这个问题,席间大家似乎都赞同。

 

13个相关部委,仅有1个提出异议

 

春节假期结束后,朱镕基总理回到北京就把可否增加节假日的事交代给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王忠禹研究,王忠禹秘书长又交代给国务院副秘书长尤权具体经办,尤权同志打电话给我,要我把增加节假日的建议进一步具体化,以书面形式正式向国务院提出建议,最好能以国家计委名义正式提出,还希望我了解一下其他国家节假日的情况,作一个比较。

 

我一个朋友在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工作,他很快就了解了世界主要国家的节假日情况。为了有可比性,我叫他不仅要了解发达国家的节假日情况,更要有一些与中国情况相仿的发展中国家的假日情况。

 

从了解到的几十个国家的情况看,欧美发达国家有名目繁多的假日,即使比较发展中国家,当时中国全年共7天法定节假日也不是多的,和朝鲜、越南大致一样。

 

关于增加节假日的想法,我向时任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汇报后,很快得到他的赞同,我和政研室共同起草了向国务院的汇报稿,并与尤权同志和秘书局密切沟通,将增加节假日具体化到五一国际劳动节放假从一天增加到三天;将国庆假日从两天增加到三天,其余不变,全年实际只增加了三天。但可以将前后两个周末合并使用,全年可形成春节、五一、国庆三个7天的长假日。

 

汇报稿上报国务院后,由尤权同志召集相关的13个部委开会听取计委汇报并征求意见,由我代表国家计委先汇报介绍了关于增加节假日的建议、方案设计及相关问题。

 

会上还谈到一些具体问题,如银行,节假日仍有存取钱的需要,不能都放假关门,要做好有人服务的安排,不能给人民群众带来不便。还有如中国放假,外国不放假,有国际事务和业务处理怎么办等等。

 

会上,除经贸委外,其余12个部委都赞成。

 

国家经贸委来了两位司局级干部,他们提出了一些异议。一是工厂有许多是必须连续生产的,如钢铁厂、化工厂,长假期这些企业必须安排连续生产不能停,根据劳动法节假日加班必须给双倍工资,会增加劳动成本。二是要防止官员利用节假日到下面去玩,引起不正之风等等。

 

结果经贸委的意见遭到与会者的反驳,认为这些问题是长假期必须考虑注意的问题,但不是不能实行长假期的理由。最后尤权同志总结,对经贸委提出的必须连续生产的企业因节假日加班多支付的加班费作一个测算,看看会增加多少成本。

 

会后尤权同志向王忠禹秘书长作了汇报。据他向我讲,王忠禹秘书长提出了一个问题,谁有权决定公共节假日的设定?是国务院还是人大?

 

国办查找了历史文件,最初设定公共节假日的文件是1950年的政务院文件,也就是说是由国务院来决定公共节假日。据此王忠禹秘书长提出还是在原有节假日上增加天数为妥,不增加新的节假日名称。

 

总理希望建国五十周年大庆就放长假

 

关于经贸委提出的必须连续作业的工矿企业因节日加班需多付的加班费也测算出来了,以钢铁行业为例,只增加不到2000万元加班费,对于这么大的国家来讲,不算什么。

 

经过认真的分析研究、征求意见和测算,增加节假日的方案已基本成熟,但时间也到了8月底,离国庆节只有一个多月时间,朱镕基总理希望能在五十周年大庆时就能实施。

 

8月下旬或是9月初,朱总理召开总理办公会审议增加节假日方案,会上没有什么悬念,各部委和国务院领导都一致同意,也没有提出更多意见,只是强调要做好值班,注意交通安全,银行要做好假日服务等。

 

最后朱总理提出,这么大的事,虽然是由国务院作出决定,时间已经很紧,但必须在国庆到来前争取在中央那边安排一次会听取关于长假期的汇报。于是把中办副主任胡光宝请到会场,朱总理向他讲了情况,请他务必在9月份安排在中央常委会的一次会议上加上这一内容。胡光宝同志答应,一定尽快争取安排一次会听取关于增加节假日的汇报。后来在9月20日左右中央常委会的一次会议上,听取了国务院关于增加节假日的汇报,据说中央常委一致同意,很快就通过了。

 

正式文件在9月23日发的,距国庆只有一个星期,准备工作也十分匆忙,好在各部门都拥护增加假期。五十周年大庆,全国人民享受了第一个7天的长假。

 

作为始作俑者,我也有一丝担心,长假期间千万别出事故,一旦发生重大事故,长假期的做法一定会受到指责。国庆长假过了,国办也在密切跟踪假期的情况,十分幸运,第一个长假十分祥和、顺畅,没有发生交通等重大事故,国办还监测到交通运输增长情况和消费零售服务业的增长,各方面情况都表明假日刺激了消费,假日经济一词也应运而生,各方面都给予了好评。

 

从1999年十一国庆首次开始长假制度,至今放长假已实施了14年(注:本文写于2013年),广大人民群众从中享受了经济发展的成果。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同意见,但假日经济拉动了消费是不争的事实,符合我们当前调整经济结构的方向。作为过来人,我把这一过程如实记录下来以作备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