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一斗殴案刑拘6人引发外卖平台潜规则之争:派单员外卖员谁巴结谁,当事人有话说

2019/10/10 0:01:37

上海一斗殴案刑拘6人引发外卖平台潜规则之争:派单员外卖员谁巴结谁,当事人有话说

“送一单外卖的收入都是7元钱,为什么我经常被分配到距离很远的订单,但给他(派单员)亲戚的单子都很近?”在外卖配送员刘某看来,距离近、楼层低的好单子都轮不到自己,明摆着派单员胡某利用手中分配订单的权力“徇私舞弊”。

 

今年7月下旬,因与胡某谈判不成,积怨已久的刘某找了3个朋友,当街追打胡某,最终引发双方人马互殴。目前,6名均涉案人员均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今天记者走访了涉案的两名关键当事人。有着2年外卖配送经历的刘某告诉记者,加盟式的配送站点,派单员拥有分配订单的权力,“有些人为了跟派单员搞好关系,各种手段都会用。”但胡某却否认了这个说法,“这是没有的事。我做了一年多的派单员,除了他没有人说我不公平,每个人都一样在干活,他赚的钱也没比别人少。”

 

这样的矛盾在外卖配送行业并不少见。“派单员人工派单的方式其实不够科学。照顾熟人是人之常情,久而久之,对其他配送员来说,确实有失公平。”一名业内人士说,外卖平台对加盟式配送点的管理较松散,容易引发矛盾。

 

外卖配送订单有好坏之分?

 

今年3月,经亲戚介绍,刘某跳槽至某外卖平台云岭西路站点。这个加盟式的站点共有20个配送员,负责方圆5公里区域内的外卖订单配送。每名骑手日均要送30余单,遇到下雨天,订单量还会翻倍。

 

每天中午和晚上的饭点时间,配送员几乎没有喘气的空档,全在路上跑。一单接一单的配送订单,都由派单员胡某分配给每个配送员,近的配送距离只有几百米,远的可能要4、5公里。不管距离远近,每单的收入都是7元,如果超时未送达还要被扣钱。所以每天完成的送单数,直接决定了骑手的收入。

 

 “一直接好单的话,月收入能到1万3、4。而距离远的单子一多,月收入可能只有7、8千。”刘某告诉记者。在业内,外卖员和派单员会把外卖配送订单分为“好单”和“坏单”。所谓好单是指距离近的、一次提货可以捎带好几单的;而“坏单”就是哪些距离远、收货地没电梯的高楼层等。

 

做了两个月后,刘某感到很郁闷:在配送员的微信群里,他看到跟派单员熟识的老员总能分到1公里以内的“好单”,而分给他的单子都是4、5公里的,别人不愿意送的“坏单”。为此,他曾多次找胡某理论。

 

但派单员胡某却坚称,自己有着一套公平的派单原则:所有外卖员的订单远近结合,结合路线合理派送给骑手,如有远距离的订单未及时送达,则会给外卖员重新转派距离较近的订单。“我做了一年多的派单员,没有人说我不公平。”在胡某看来,刘某就是个“刺儿头”,老是不服他的派单,“他经常找各种借口,不愿意接3、4公里的订单。”

 

这样的矛盾在外卖配送行业并不少见。“派单员人工派单的方式其实不够科学。比如你跟我关系好,我给你分配距离近的订单,多多少少都会照顾些,这是人之常情。久而久之,对于其他配送员来说,确实不太公平。”一名业内人士说。

 

双方矛盾升级当街互殴

 

今年7月20日中午14时许,下着暴雨,待配送的外卖爆单。正在站点用餐的刘某被分到两个距离站点3公里外配送订单。

 

“我跟派单员说,我的电瓶车还在充电,能不能换个人去送,他就是不同意。”正在吃饭的刘某放下手中的餐食,与胡某爆发口角。“他就是针对我,我不想再这么憋屈,不干了。”刘某提出马上结清工资,但胡某并不同意。

 

当晚19时43分许,积怨已久的刘某叫了三名亲属前往外卖配送站点,对站点内包括胡某在内的二名送餐平台员工一路追打,一行六人从屋内一路追打至屋外空地,并随手抄起地上的铁棍、桌椅上演“全武行”。

 

事发后,普陀警方迅速到场,将涉事双方传唤至派出所调查。目前,刘某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胡某因故意伤害罪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其余涉事人员均已被警方依法处置。

 

如今身陷囹圄的刘某对自己打人的行为后悔不已。但他表示,对自己遭遇的“潜规则”仍然感到愤懑,“大家赚的都是辛苦钱,凭派单员个人好恶来分发订单,实在缺失公平。”

 

但胡某却说刘某“血口喷人”:“现在外卖员缺口很大,遇到下雨天根本送不过来,我们站点如果没按时完成配送就要被平台扣钱,说难听点,我一直在巴结配送员。”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几个规模较大的外卖平台都按区域划分配送站点,交由承包商负责管理。每个站点都有专职派单员,负责将辖区内订单派发给配送员。“跟快递公司一样,这种加盟、承包的模式,相对来说降低了外卖平台的运营成本。但由于人工配单的方式存在随意性,容易激起基层配送员之间的矛盾。”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外卖平台开始转型直营站点模式,采用系统派单,提高订单派发的效率和公平。

 

相关链接:快递运作主管以分配区域为由向快递员索贿被判刑

 

日前,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一起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某快递公司江宁分部的运作主管孙某等人利用自己调动快递员工作区域的推荐权力向快递员索贿,被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刑。

 

2016年6月,孙某担任某快递公司江宁分部的运作主管,负责江宁点部和新闸点部两个点部的运作业务,作为主管,他还有快递员工作区域调动的推荐权力。2017年3月,兴业太古汇商场建成并开始试运营,正好处于孙某所负责的新闸点部,在太古汇商圈收发快递,业务量和月工资都会有不小的提升,而且因为在商务楼里,不用风吹日晒,成了快递员眼中的“香饽饽”。

 

此后孙某暗示快递员阿旭,可以推荐他到太古汇,不过“有条件”。阿旭随后准备了5000元给孙某,结果当天孙某不在办公室,阿旭把钱交给孙某的搭档邹某,谁知邹某竟将钱退回暗示阿旭送3万元。阿旭借来3万元交给孙某后,便可以到太古汇上班。

 

孙某管理近80个快递员,经常以各种理由要求大家给他送钱,工作中若出现问题,也要快递员花钱解决,否则孙某、邹某二人便不断刁难他们。

 

今年7月,终于有快递员不堪其扰,把孙、邹二人收钱的事情报告给了分部经理,经理选择了报案。

 

静安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孙某、邹某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孙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判处邹某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