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查|市场监管公务员:被打了“鸡血”后,本领恐慌怎么破

2019/9/22 5:36:02

调查|市场监管公务员:被打了“鸡血”后,本领恐慌怎么破

 文 /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彭薇 

 

每周,嘉定区江桥市场监督管理所的高张晨,都会和同事一起,来到万达广场和农贸市场等地,进行日常检查。过去,属于食药监部门的他,需要干的活儿是食品安全检测等,现在,他还要负责电梯检测、摊贩票证查验等原质监和工商部门的活。

 

小高这一身份和职责的变化,源于上海正在推进的一项政府职能改革。浦东新区先行试点推进工商局、质监局、食药监局“三合一”,成立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之后,上海全面推进市场监管体制改革,2014年10月,中心城区的市场监管部门完成整合,将原工商局、质监局、食药监局和物价监督检查所合并;去年5月,各郊区县完成整合,实现市场监管体制改革全覆盖。

 

在基层公务员的眼中,这项改革带来了哪些变化?取得怎样的效果?他们又有何诉求和困惑?听听新设立的嘉定区市场监管局和江桥市场所的基层公务员们怎么说。

 

一顶“大盖帽”打统仗 

 

高张晨去年11月考取了一张新证书——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证。有了它,日常检查时可一并检查电梯等设备。“市民对特种设备的投诉,80%以上和电梯有关。”高张晨说,以前,特种设备检查的职责属于质监部门。“3+1”后,为了不耽误新工作,很多同事都积极参与。

 

江桥市场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肖健形容改革后的变化叫“大盖帽的融合”。拿万达广场例行检查为例,以前工商部门检查营业执照,质监部门检查电梯等设备,食药监部门检测食品安全等,商场要接受三次检查。如今,所里组成3个监管组,每组都有原三个部门的人员。执法车辆精减为一辆车,只需跑一趟,一并检查,“既节约人力物力成本,也大大提高了时间效率。”

 

“3+1”综合执法的效能不仅仅体现在时空上。拿嘉定区正在进行的苏州河吴淞江北岸环境整治来说,综合执法后,街边无证餐饮明显减少了。肖健说,以前,天创路、海川路一带,房东们将门面租给无证餐饮老板,往往是食药监部门取缔完了这一家,房东又租给了另一家,永远是无证餐饮“一条街”。现在,江桥镇牵头市场监管、公安、城管等部门花大力气联合整治,着力取缔无证餐饮,并按相关规定追究房东责任,予以处罚。“联合执法的成效显现了,如今很多房东在门面前贴招租广告时,还会附加一条:‘无证餐饮不得租用。’”

 

在肖健看来,以前是四个“婆婆”分头管,管好自己门前一摊事就好,沟通协调费时费精力,很多东西治标不治本。“3+1”后减少了后顾之忧,改革成效随之显现。

 

完成“3+1”改革后,基层执法力量得到进一步提升。以嘉定区为例,机关科室由30个精简为21个,精简30%。另设综合执法大队1个,内设7个中队和1个综合科,并设基层派出机构15个。近80%执法力量下沉一线。

 

办手续时间减少了

 

“3+1”改革,不得不提的还有审批制度的改革,给新注册企业带来了很大便利。

 

市场主体准入工作,原来分散在工商、质监、食药监等不同办事部门,如今按照市场管理的不同内容进行了整合,市场监管局的办事窗口实现“一口受理、一表申请、一门办理”。嘉定区市场监管局窗口办事工作人员说,以前,奔波几趟的企业都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如今却高喊着“统一万岁”。

 

嘉定区市场监管局注册科负责人举例,一家餐饮企业负责人要到嘉定开办连锁店,准备办手续。机构改革前,按常规他要先到工商局核名,再到食药监局办餐饮服务许可证,然后再到工商局办营业执照,还要办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等业务。“3+1”后,这些手续都可以在一个窗口办理,多张证照精简到一张营业执照即可,它相当于企业的“身份证”。

 

此外,改革后一些原来需要事先审批许可证、再核发营业执照的经营事项,现在可为企业先行发照,即“先照后证”。比如,一家落地嘉定的企业要开办旅馆,以前需先去卫生部门办理公共场所许可证,去公安部门办特种行业许可证,相关许可证办齐后才可核准发放营业执照,耗费的周期很长,往往要花一两个月以上时间,注册企业奔波来奔波去,费时费力。如今,实行“先照后证”,可先办理营业执照,再办许可证,免去企业的来返奔波,也给企业的自主规范经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政实施后,企业设立和变更全程办理时间由原来7至12个工作日缩短为5至7个工作日,大大提速了。”

 

这项改革从政府的“权力”下刀,表面看是简政放权,事实上是观念转变,从过去的“管理模式”转变为现在的“服务模式”;从过去事前设置门槛,现在取消门槛,进行事中事后监管,这都是服务模式的启动和转换。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审批制度改革让企业拍手叫好。”注册科负责人坦言,嘉定区现在有15.8万户企业,市场主体总户数达17.8万,为了更方便注册注入等事务,他们在改革的基础上“自我加压”,将5个工作日缩减为3个工作日,“对注册科来说,晚上七八点钟下班是常态,辛苦是辛苦,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企业。”

 

光靠“打鸡血”还不够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在基层采访时,常听到公务员们这么形容改革后的感觉:“像被打了‘鸡血’一直向前冲。”对更多人来说,改革为基层公务员们注入“鸡血”,但是光“打鸡血”仍不够。

 

“3+1”后,不少公务员面临“本领恐慌”。“改革后,有时会有点慌,因为很多工作都是新生事物。”高张晨本科学的是医疗器械专业,对于食药监领域的知识并不陌生。可是在处理工商领域的消费者投诉时,就感觉“知识不够用”,“监管和执法要在权力范围内,警告、罚款等处罚都要有相应条例,如果对原工商这一块领域不熟悉的话,执法时明显底气不足。”

 

对基层执法人员来说,当务之急是加强培训和学习。无论是机关科室还是基层所执法人员,都会抽出大量时间培训和自学,让原工商、质监、食药监干部互相学习业务,一些“老法师”还会现场带教。肖健告诉记者,以前,嘉定区持有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证的也就二三十人,现在全区有八九十人考取,报名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这都是公务员们为了适应新岗位的变化而加强学习的结果,“改革以后,大家的工作肯定是更忙了,任何学习与融合都需要时间。”

 

不少基层公务员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改革还将继续,不少人已“连轴转”,是否在“打鸡血”之外再配套出台一些激励机制?面对改革带来的变化,更多的公务员靠的是主动担责的意识和素质,自我加压挑重担,“‘3+1’后,不少人确实工作量增加了,他们得到更多的是精神关怀和鼓励。比如加班时递上一杯热咖啡,领导自掏腰包买蛋糕和点心等。”一名基层领导透露,也有一些人仍不适应改革,建议通过增加一定比例的奖励杠杆,有效调动基层工作人员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