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84岁老教授,为何要站立三个钟头上完“最后一课”?

2019/9/22 1:13:45

84岁老教授,为何要站立三个钟头上完“最后一课”?

最近,一段时长大约4分钟的视频在浙江大学老师、学生的微信朋友圈里悄悄流传。视频拍摄的是浙江大学蒋克铸教授的“最后一课”。在浙大玉泉校区的第一教学楼报告厅,他为150名来自浙大各个年级和专业的学生上了一堂《漫谈设计思维》。蒋老今年84岁,已经退休20多年,退休前是浙大机械工程学院资深教授。退休后他被返聘到竺可桢学院,继续上课至2008年。今年10月份,蒋克铸向学校提出,希望能够再度走上讲台,跟学生分享他积累了一生的宝贵知识。整整三个小时的课,蒋老一直坚持站在讲台上,一丝不苟地书写板书。他说:“站着上课,是一名老师最基本的素养。”

 

蒋克铸教授的“最后一课”之所以让师生感动,是因为这“最后一课”里倾注了他对于学生的关爱,对于自我传授知识的责任的理解,由此而真诚地树立起了其“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光辉形象。蒋克铸教授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生动地诠释了“面子”与“里子”的关系。

 

蒋克铸教授绝不是为了要出名而特意去上这“最后一课”的,他纯粹是出于一个教师的教育自觉、教学情结。否则就很难理解,他“退休后返聘到竺可桢学院,继续上课至2008年”的做法,更难理解他为了区区一堂课而不惜花两周的时间备课,且上课“一站就是整整三个小时”的行为。“害怕人走了,经验没留下来,这是最大的遗憾”,“站着上课,是一名老师最基本的素养”,蒋克铸教授的回答,恰恰就是他上述行为的初衷。他让人敬仰的、作为一位人民教师的可爱“面子”,就是由其可贵的“里子”打造而成、支撑而起的,是水到渠成的必然产物。

 

蒋克铸教授的行为启示我们:一个人固然不可忽视“面子”,但“里子”更重要,“面子”与“里子”必须协和相称。如果单纯追求“面子”而缺失了“里子”,“面子”就无以安放,即便还挂着所谓的“面子”,怕也是“皇帝的新装”抑或“绣花枕头稻草芯”,自欺欺人而已。说白了,真正的“面子”与“里子”就是一对孪生兄弟,谁也离不开谁。对一个人而言,为人处事须先把自己的“里子”做实了、做足了、做好了,才会赢得真正的“面子”。

 

中国工程院院士、肿瘤外科专家汤钊猷前不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起自己走上抗癌道路的历程:上世纪60年代末,周总理号召医学界为攻克癌症而努力。其时,确诊的肝癌患者大多都是晚期,于是他想尝试早发现早治疗。他调研发现,甲胎蛋白升高到一定程度的人最终多数能被证实为肝癌患者。经过大量研究后,他证明这个办法可以在病人出现症状前的6—12个月诊断出肝癌,切除后的5年生存率超过60%。1978年,阿根廷举办了第十二届国际癌症大会,他的论文被安排在最后一天下午,而且只能讲5分钟。听完别国专家的发言后,他发现并没有新东西,就“挤进去”主动参与讨论,没想到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他发言完毕后,在座的几位权威科学家纷纷邀请他一同进餐,并提议吃中国餐。一年后,这个研究成果获得了美国癌症研究所“早诊早治”金牌奖。这件事让他体会到,我们国家要想让人看得起而有“面子”,就要有人家没有的东西,重要的是“里子”。假如没有这一突破性的科研成果作支撑,他不仅难以“挤进去”参与讨论,更遑论后来的“权威专家纷纷邀请他一同进餐”了。

 

叔本华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们拼命追逐官位、头衔、勋章,还有财富,其首要目的都是为了获取别人对自己更大的敬意……我们对于他人看法的注重,以及我们在这一方面的担忧,一般都超出了合理的程度。”所谓“为了获取别人对自己更大的敬意”“对于他人看法的注重”,说到底,还是涉及到一个“面子”的问题。殊不知,“面子”与“里子”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一个形式与目的的问题,一旦将形式当作目的,本末倒置的结果,很可能是出尽洋相。

 

无独有偶,著名作家池莉说过:“忽然间我们现在是批量制造名人了,每天都名人辈出,按说也挺好,只可惜不少名人只在乎我炫耀、我圈粉、我出名、我赚钱,哪怕他人洪水滔天。一旦感觉自己成名,立刻变大嘴巴,痞气匪气戾气一应俱全。底线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奉献与责任?”成了名人,自然是赚足了“面子”,但一旦自以为是、专横跋扈,连“底线都没有了”,失去了“里子”而不再讲“奉献与责任”,这样的“面子”、这样的名人,不要也罢。

 

每个人自我追求“里子”固然重要,但全社会伸出热情的双手,展开温暖的怀抱,更必不可少。毕竟,社会是涵养“里子”的最好土壤,最能驱使人们在追求“里子”的道路上快乐奔跑。今年年中的一天晚上,深圳南海大道拥堵严重,一辆东莞急救车运送病人前往深圳南山医院救治,沿途车友纷纷主动让道。深圳警方通过微博等渠道回应,“放心让,大胆让!”事后,有位车主在网上说:“我上次因为让行救护车闯了红灯,当时路边的交警还冲我竖大拇指,让我第二天去申报免于处罚,手续也简单。”你有好“里子”,我给足你“面子”,如此良性互动,如此倍加呵护,怎能不让“里子”拔节生长?